2008年3月31日 星期一

從次貸與美FED看,再論台股大多頭?


程式交易小學堂─期貨投機事業的王道
這一篇可與上一篇我寫下的「從央行與外資看,台股真有大多頭? 」呼應的上,因為這基本上是我這些日子積累下來的觀察,至於會不會真的台股走入大家都不樂見的情境,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點,如果要在交易市場上生存,謹記著一點,不論自己的觀察與研判多麼的自信或是多麼強烈,當下的狀況永遠是需要處理的第一要務。

美國的次級房貸風暴,經過這幾個月來的媒體大放送,我想應該大多數人至少知道個梗概,我也是只知道一點,細節自不可得。但是從一些很簡單的觀念,我認為就已經足夠去對當前幾乎絕大多數的媒體對我們放送著台股上萬點、兩萬點、三萬點用力的質疑了。

次貸爆發了大規模違約風暴後,接連的引起了世界上各大金融機構的資產減記,也就是大幅虧損的認列,這樣的狀況直接造成了資金融通的排擠效應,而因規模超大,甚至出現了美國FED認為的流通性風險,除了在利率政策上的降息、降息、不斷的降息以及用力的降息外,日前還出現這樣的動作:聯準會再加碼2000億美元。2000億美元是多少錢?台幣用1:31去算的話,大約是6兆多的金額!他要怎麼拿出這樣的錢?繼續發行國債吧?難不成一推二五萬,直接用紙用印喔。也就是借未來救現在。這個動作宣告的意義就是問題很大、超大、超級大。

再來,在這2000億美元動作之後,再來一個貝爾斯登的爆點,這家美國的大券商,為了免於現金不足而倒閉,FED以遊走法律邊緣的方式直接金援,繞個彎透過JP MORGAN,以所謂收購合併的方式,撐住貝爾斯登。呵呵,這個國家也弄到需要這樣幹了!這問題大不大?美國可不是什麼非洲小國喔,那邊號稱是非常重視法治的。

FED種種的作為可以顯示出次級房貸違約的風暴問題有多麼的嚴重,這絕對不僅僅是不那個洞補起來就算了。因為,這是房地產與消費的問題。

日本在房地產泡沫搓破後,困頓了多少年?到如今,日本活過來了嗎?還沒有吧?美國會不會走上日本的這個房地產泡沫搓破之路?KEY就在房地產價格上!

因為房地產一項被人類視為最具保值性的償債抵押品,金融機構的資金融通幾乎都以房地產為抵押擔保,如果房地產的價格一路走弱,自然就是抵押品的擔保不足,銀行會有兩個動作,一個是要求貸款人清償部份貸款以提高擔保比率,一個是要求貸款戶提供更多的擔保品也是提高擔保比率,問題就從這邊來了。

這次的次級房貸爆掉,貸款戶是誰?誰會使用次級房貸?想當然而必然是經濟水準較差的一群,可是在所謂先進國家中,經濟較差的一群人卻恰恰是人口數中的多數人,這些人可有能力提高銀行所要求的貸款擔保比率,幾乎是不可能的,只好放給他爛,放給他破產。

美國是一個倡導消費的國家,舉債消費稀鬆平常,中產及以下普遍多為,當信用破產的時候,隨之就是消費的緊縮。想一想,即使FED拿出那一大票錢跟銀行們說,真的搞不定的話,我會吃下來!這樣的方式只是讓銀行的損失減少,但是這些違約的客戶還能做資金融通嗎?銀行有這麼蠢嗎?台灣的就有,不過,我想美國的應該不至於這麼蠢。這就是說,次貸風暴所及的人們,也許連信用卡都會被取消,這在外國可是不得了的事。

一但這些人口中的多數失去了舉債消費的能力,金融體系也減少了用以訂定貸款的擔保額度(房地產跌價),這雙重的打擊影響所及絕不會只是美國。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國,一但全球最大的消費國的消費能力腰斬,或是減個10%就好,站在台灣的角度,我們對美國的貿易依存度如此的高(加計直接輸出與三角貿易形式輸出到美國),那麼眼前台灣就是客戶的訂單大幅度的流失,這不是被搶單,被搶單可以用提高競爭力或是其他手段想辦法,而是客戶不買了,他不是覺得品質不好、也不是覺得貴,就是不買了。能怎麼辦?找其他能買的客戶吧,但是美國是跟全球消費的,已經建立的生產體系就是需要人消費,我們要找其他的客戶時,還要面對現有體系因為美國這客戶的萎縮而產生的更強烈競爭。


台股組成中最大的就是電子股,毛利普遍都低,一票保6、保7總隊的,當客戶消失,大消費國的消費不振出現,企圖轉而尋找其他的消費出口時要再面對現有生產體系因為生存壓力的更大競爭,這些保X總隊,要是再碰上匯率波動,變成保"負"總隊也不用意外了。


如果看不到美國的房地產價格回穩向上,我猜日本經驗就在美國發生,在美國發生的嚴重度遠大於日本,因為美國是全球的消費大來源,台灣對其倚重甚深,台股真的有大多頭?


相關閱讀:從央行與外資看,台股真有大多頭?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