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一場喪禮


程式交易小學堂─期貨投機事業的王道
今天與母親去參加了一場喪禮。往生的是我阿姨的公公。本來與情理上,往生者其實與我關係疏遠,但是我去。

家中自幼經商,父母多忙於事業,我的幼年是我阿姨帶大的,其實阿姨把我背在背上的時候,她自己也沒幾歲,也只是個十來歲的小ㄚ頭。

阿姨以家屬的的身分站在告別式上,明顯的,阿姨老了許多,想一想自己,我不也從那個提著兩個小桶子搖搖晃晃學走路到現在都30好幾,取了妻、育了兒了?

婚喪喜慶的活動,我向來認為去參加是為了活人,而不是為了往生者,畢竟逝者已矣,活著的才是重點。阿姨照顧我許多,祖父母早已過世,也許阿姨的公公對她來說,不疑是另一位父親?心中自有傷痛,前往喪禮現場,我想這是我應該做的。


喪禮的過程,我靜坐在禮堂中,其實當下的情緒相當抽離,我不感覺悲傷,畢竟往生者幾乎沒有任何情感上的交流,也沒有任何回憶。儀禮進行的過程中,撇見母親留下眼淚,我心想:「老媽,你跟"他"認識嗎?」是音樂、是燭火、是鮮花還是司儀口中那唸詞的聲調自有其情緒感染力?


看著家祭與公祭陸續進行,來賓依序上前拈香,家屬答禮,我不經意的想起了當我還在讀國中二年級的時候,母親帶著我與弟弟們,那場不斷跪拜的父親喪禮,以及當年我祖母過世時的喪禮。祖母的喪禮盛大而隆重,父親的喪禮相對儉樸許多,賓客人數不可相比。


喪禮,是為了悼念往生者還是為家屬中的某人致意?在台灣。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