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日 星期六

幸福在這個深夜


程式交易小學堂─期貨投機事業的王道
家裡客廳的吊扇燈組,也許是因為已經使用了些年頭,數日之前,在一次弟弟拉著控制燈祖上的燈具控制的鏈條時,竟然...一個喀啦聲響起,它彈不回去了。這對我們產生個麻煩,到了夜裡,習慣了只留一盞小燈,這下為了省電與明亮間的的轉換,我們竟然就用把燈泡以手去旋鬆與旋緊的方式來ON與OFF。

其實,這樣的電扇與燈具組合在一起的,有時會因為配重不均衡,導致轉速高些就搖搖晃晃的,人在其下的也是會有些恐懼的,至少我就會。因為這個燈具的控制開關壞了,本來可以去買個電源控制開關來更換即可,但是我的內心卻有了其他的念頭:把它拆了!

我構思了數天,我要在客廳的燈作分散的照明,把中間的這吊扇燈具組改用一組日光燈取代,並且在四個角落分別再各裝一盞燈,共計五處,至於原本用來散熱的吊扇,打算另外在牆上裝個璧扇來取代。只是想想與出一張嘴總是比較快的。撐了好幾天,實在受不了每天用手去轉電燈泡的鳥事,今天真的計算了該用多少電線,幾個插座,幾個開關,還有需要哪些零件?我要這些燈具可以有各自的開關控制。

一早到木柵去向電料行買齊這些燈具與零件,花了約兩千出頭(電線變好貴喔!66米的1.6白扁線要950元了@@),順道帶了午餐回家,老婆就不用開伙啦。

搬著鋁梯,爬到天花板的出入口,一方面要在天花板開個洞,一方面要在其上穿拉多條電線,既要拉電源,也得弄開關到人方便就手的地方,爬上爬下的,算是辛苦了半天,耗去了3個多小時才完工。

在這過程中,我不時的犯糊塗,一下是忘了那個開關要控制那一盞燈,一下是忘了電路要怎麼走...我老了嗎?雖然我不是職業作這工作。老婆不時的在兒女與我之間來回,一下看看兒女,一下看看我可需要協助,兒子開始了他的雞婆個性,每五分鐘就要跑出來叮嚀我:拔拔要小心喔!或是手裡就抓著我工具說要幫我保護,其實~我擔心他受傷比我需要他更多。畢竟施工的過程,螺絲啦、電線啦、灰塵啦、碎屑啦,滿地都是。

就在將近完工的時候,我聞到自己身上有股濃濃的味道了,哈哈!順口說了一句:哇~我臭掉了。等到老婆看著我測試燈具都有乖乖的受控制之時,她告訴我:內褲拿好了,去洗個澡吧,她來清理就好。當下我感覺好貼心。

入夜了,我想我日常勞動真的不多,今天這樣爬上爬下超多次的結果就是我的手腳肌肉馬上就反應了。呵呵,老婆真的很讚!她讓我趴在床上,幫我做了全身按摩~好舒服啊!連兒子都來參上一腳,真的是腳。因為他是爬到我背上給我踩背的,還不時的問著:拔拔,這樣舒服嗎?還說著:拔拔好厲害喔,都會修電燈耶!

在這週末的深夜,人生的幸福。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