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桂花高,陽光斜照。


程式交易小學堂─期貨投機事業的王道
站在以前老爸蓋的泳池旁,家裡養的肉體警報狗會坐在我的面前,興奮的狂搖尾巴,坐不了多久牠就會起來轉個兩圈,再坐下仰頭看著我,我想他是期待我摸摸牠的頭,抓抓牠的脖子,狗總是喜歡這些的。

家裡的泳池早已不放水,因為用抽水機抽水感覺要耗許多電,而修復過去引水於溪的水路,每逢颱風大雨總會斷管或是氣塞,我得沿著溪流邊去檢修,相當費事。主要的原因是:溪水真的很冷很冰,用來游泳...我想我已經不復當年勇了。

看著當年父親種在泳池旁的桂花樹,與較遠處的香蕉樹,去年香蕉樹還結了果。土香蕉賣相不佳,但其滋味的甜美與氣味的濃郁,實在不是市面上的台中香蕉可比。不禁的,想起了當年父親帶著我們在這裡烤肉賞月,月夜下游水,他則一慣的喝著陳年紹興,說一些其實當年我們聽不大懂但是大家笑成一團的話語。這裡原本不是住家,父親過世多年後,我們才把這個當年他買來自蓋,對他而言是別墅的房子,轉變成現在的住家。

桂花樹從當年我還是國中生時比我還矮,到現在長到比二樓還高了,我想高度應該是已經超過三公尺了,在市區難得見到桂花樹這麼高的吧?桂花可以長多高呢?它枝葉繁密,葉厚而深綠,一年應該會開花兩次,每次開花期間,不只樹的附近,在家中內也是滿室馨香。我想是狗兒一天到晚的在桂花樹下排遺所致吧。

每天的早層,我喜歡淋浴。打開窗戶,戶外的陽光斜照,一半透窗而入,不需開燈,浴室內就有那種發亮的錯感,其實就是反射。我愛看著窗外長於大石堆疊成牆上的雜草,因為這時候的陽光會從上射穿葉片,顯現出透視般的嫩綠色,常常不覺我會看傻了,僅僅只是那樣的透光葉片,很能展示其生命力的旺盛但也很平靜,更有祥和的氣息。

收盤完的午後,我常常花一段時間躺在窗旁的沙發床上,看著窗外樟樹的樹影搖曳,淺藍色的天光輕灑而下,還有清風徐徐吹來,我會不自覺的睡著,也會想起過去父親的身影,特別是在日前我修復被盜的祖墳門板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