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鄧運隆給我上了一堂社會學


程式交易小學堂─期貨投機事業的王道
之前應鄧運隆先生邀請參與程式交易課程擔任講師,題目是實戰課程,得拿出自己使用過的交易程式作為範例來教學,我答應了。當然有講師費可以拿是個重要的原因。為此我把兩個曾經上線使用過,之後停止使用的交易程式將主要架構與發想原理與停止的緣由盡量就我記憶所得搬上課堂,我知道自己沒有這方面的講課經驗,對於學員來說,恐怕學習吸收上不盡理想。

然而,寫下這篇以「上了一堂社會學的課」為題的課不是要說這個講課的過程與經驗,而是課程之後的講師費...這事兒,讓我心中百味雜陳。

當初談好的講師費條件如下:


上週六課程結束後的餐會上,DK、天相與我跟鄧運隆先生談這所謂的"人數有多再多分錢",一開始鄧先生是不肯的,只願意給那基底的部份,但明明學員招收了13位,收了25萬有餘的學費,三位講師的講師費就是那2萬,那所謂的"多分錢"在哪裡?也許是我們三人的態度堅定,鄧先生給出那每個人多5千的條件...那時候,突然有一種被人看不起的感受!丟個5千元要人滾是吧?

後來談成比照某講師與寰X公司的合作方式:收入減去開支後的利潤,大家平分。週日,我作了試算,Mail 給鄧先生如下:


還幫人家想總得扣除當初已經答應的基底去計算吧...


現在,得到的卻是這樣:


你是主辦,電話簡訊要算、你是主辦,你不去教室開門服務學員,難道要講師自己來?監課也能拿來算、你自己答應學員補課轉到後續的班去,這跟這一場的講師有什麼關係?這也能算、你自己要補貼人家去上 Parkson 的課程,這跟這一場課程的講師有什麼關係?也還是算!這些神奇的費用也能認列成本的話,主辦還能拿 50 % 啊...

看到這個表,錢已經匯進帳戶,我想說什麼呢?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覺得,自己真的很菜、很嫩。你行,你真是好樣的,好厲害啊!

幹!好險我沒有答應把天相那個 Idea 開發出來給你用!什麼有 Bug,Bug個頭啦,是不想分享給你啦,人家都不想分享給你,竟來盧我開發來給你用,還合作咧...馬的!天相有度量分享那個概念出來了,Coding 不會自己弄嗎?難道一個敢開課教人程式交易的人,連這樣基本的 Coding 能力也沒有嗎?


DK:公道自在人心,鄧運隆祝你好運
天相:鄧先生祝福您~

熱門文章